流媒体音乐服务提供商Spotify即将上市,申请文件昨日公布

 


201804171523964009113609.jpg




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音乐流媒体平台,目前在61个国家可以使用Spotify。据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截止至2017年12月,Spotify平台拥有1.59亿月度活跃用户,年增长率为29%;7100万付费用户(约为AppleMusic的两倍),年增长率为46%。

 

 

1.jpg

2.jpg

图片来源:Techcrunch

 


2015年,市场对Spotify估值大概为30亿美元,2016年估值升至85亿美元,去年估值更是高达150亿美元,约973.3亿元人民币。

 


3.jpg

Spotif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aniel EK



根据申请文件显示,Spotify的两位创始人Daniel Ek和Martin Lorentzon分别持股25.7%和13.2%,投票权分别为37.1%和43.1%,因此在公司上市后,两位创始人依然掌握公司的绝对控制权。其他大股东还包括腾讯(Tencent)、老虎环球基金、索尼音乐和科技融合创投。

 


4.jpg

去年12月,Spotify与腾讯音乐娱乐进行换股。

 

营收方面,数额不断增长。招股书显示,这家瑞典公司2017年的营收为40.9亿欧元(约合50亿美元),而2016年同期为29.5亿欧元(约合36亿美元),2015年的收入为19.4亿欧元(约合23.7亿美元)。

 

不过,急速壮大的背后也需要付出代价。2017年Spotify亏损12亿欧元(14.6亿美元),2016年同期为5.39亿欧元(合6.57亿美元)。

 

Spotify拟采用“直接上市”(direct listing)的方式在纽交所上市,股份不会被稀释,这种上市方式较为罕见。

 


5.jpg

通常情况下,当一家企业准备在美国上市时,他们会先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首次公开募股是指一家企业或公司第一次把它的股份向公众出售。通常,上市公司的股份是根据相应证监会出具的招股书或登记声明中约定的条款通过经纪商或做市商进行销售。一般来说,一旦首次公开上市完成后,这家公司就可以申请到证券交易所或报价系统挂牌交易。

 

摒弃了传统IPO模式,在直接上市的过程中不会有新股发行及集资,现有投资者及内部人士可以通过公开市场交易其股份。

 

这个并不常见的方式让Spotify跳过了长达数周的路演,也不再需要招募和支付投资银行来承销新股,节省了大量费用,股票也会因一开始失去了承销商而变得更为波动。长期员工和其他股东不需经历禁售期,也意味着他们可以在第一天进行股票交易。

 

Spotify承认,这有一些“冒险”。业界对Spotify这次的举动也不见乐观。



6.jpg


 

在Spotify申请文件中公布的部分信息中,根据截至2018年2月22日的交易最高价132.5美元和最低价90美元计算,Spotify的估值在159亿美元至234亿美元之间。

 

在招股书中,Spotify也表现出乐观和自信,“Spotify和其他音乐内容提供商之间的关键区别在于我们能够预测用户喜欢什么音乐”,这也确实牢牢把握住了一部分铁杆粉丝。

 

“我们着手重新设计音乐产业,并为艺术家和消费者提供更好的途径,得以从音乐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中受益,流媒体是一个更加强大和无缝的接入模式,建立在音乐是共通信念基础之上的Spotify,能够同时让音乐人和听众都受益”。

 

Spotify在文件中强调,自己不仅仅是一个音乐流媒体服务平台,还肩负“发现”的任务。全球的用户通过Spotify的平台,找到他们过去或许从来都不会发现的内容。用户体验愉悦度不断增加,进一步提升用户粘性,而粘性又进一步促进了发现的精准,形成了现在的正向循环。

 

在招股书中,Spotify也承认存在一定风险因素,公司业务存在一些关键障碍。

 

不仅商业模式较为单一,未能表现出明显的盈利能力;版权成本巨大;

而且在与苹果、亚马逊、谷歌等既财力雄厚、又软硬兼攻的对手竞争之中,倍感压力。

 

“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包括苹果、亚马逊和谷歌这样的,已经开发、并且正在继续开发各种各样的设备,已经预安装了他们的音乐流媒体服务” ,使得竞争对手在用户数量增长方面有一定优势。这可能最终会鼓励Spotify在未来打造自己的智能扬声器或耳机硬件。

 

2017年,Spotify向版权所有者支付了97.7亿美元的巨额版税。一些人担心Spotify会受制于唱片公司等音乐版权所有者,一旦他们认为利润远不止于此,可能会在定期的重新谈判中提高利率。

 

还有一些行政机构和商业组织,例如版权版税委员会、美国作曲家协会、作家和出版商,他们可以设法提高对Spotify的收费标准。版权的控制极大地集中在唱片公司和这些组织手中。环球音乐集团(UniversalMusic Group)、索尼音乐娱乐公司(Sony Music Entertainment)、华纳音乐集团(Warner Music Group)等都享有音乐版权,这些音乐在2017年Spotify的音乐流中占据了87%的份额。他们可能会通过提高利率或剥夺内容等方式赶走听众,进一步压榨Spotify的利润。

 

尽管看似如此依赖这些版权所有者,但实际上,音乐人和商人对Spotify的依赖程度一样不可忽视。不然,这对于一家财务状况不佳的上市公司来说简直令人担忧。Spotify推荐的魔力和影响力让人不可小觑,可以说,Spotify的选择决定了有多少人听、决定了流行程度。

 

成本继续增加,包括内容付费、开发新功能、原创内容、推广宣传都会是不小的支出。

各方竞争不断,包括传统格式、广播、订阅服务、甚至Facebook,都是竞争对手。

 


7.jpg

Facebook今年将推出一款智能音箱,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定提供音乐服务,但已经和不少唱片公司达成了协议。

 

要想保住桂冠,Spotify必须比其他人走得更快。尽管Spotify的用户数量几乎是苹果音乐的两倍,但竞争对手却在快速增长:免费一个月的试用版,为早期的畅销专辑付费,在iphone上预装应用程序。

 

Spotify不仅要做最好的内容平台,还要自己创造一些内容。通过生产独家的内部音频和视频,也可以吸引更多用户。

 

Spotify不仅要弄清楚我们想听什么,还要明白我们想知道什么。通过更好地展示“音乐背后”的歌词、故事、情感,甚至提供一个独特的理解维度。不仅要摸清用户的爱好,也要做音乐家,播客,摄像师的盟友;在合作了解的基础上,形成三方的互利共赢。

 

在科技巨头的包围下,Spotify可能仍然是长期处于劣势的公司。但循着Spotify的发展轨迹和当今地位,它的确已经确立了自己对音乐行业不可或缺的地位。

 

Spotify上市,能否给予自身以及整个产业正面的影响,我们拭目以待。

 

 

 



 -End-


本文由 声学在线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声学在线)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oundonline.org/2018/03/285.html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