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特刊 | 登上《Nature》的中国音律高人【6】——“天时地利人和”

201804171523957779425476.jpg

在中国古时封建王权对文化的控制和干预下,律学的发展不可避免地染上政治色彩,并失去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在三分损益法被当作定法成律,在唯书、唯上、唯用的思维枷锁下,朱载堉何以“有扭转乾坤的巨大魄力,以跨越一两千年的传统藩篱”?我们今天试着从“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方面,来分析一下原因。

 




天时:客观需要(已完成1/2)

天时:十二进制(已完成2/2)

地利:学习环境(已完成1/1)

人和:春风风人(已完成1/2)

人和:抱宝怀珍(已完成2/2)

心平,专注

枕典,席文

发散,质疑

深尝,无止

 




  • 天时:客观需要(已完成1/2)

古人探索音律是出于天人合一的理念,并不满足于听觉上的大致和谐,所以律制必须严格精准,会有以数学计算来推算音律的思路方法。

祭祀作为中国古代音乐最重要的用处之一,需要每个月都有一个特定的音律与之对应,每个月换一次,一年十二个月刚好循环一次。

 

  • 天时:十二进制(已完成2/2)

中国古代在十二进制的应用方面,其他文明相比无出其右。地支是十二进制十二属相为一轮,十二个月为一年,十二个时辰为一天,十二地支,十二中气。

 





  • 地利:学习环境(已完成1/1)

朱载堉身出皇室,虽然生活在王宫之内的时间并不长,但宫内藏书浩如烟海,乐生、乐工、乐器齐备,随时可以切磋讨论,为他学习和研究乐律的初期阶段提供了良好的教育条件。

 





  • 人和:春风风人(已完成1/2)

此处人和,与我们常说的“人望”、“人道”、“人缘”之类的含义有些不同。对于朱载堉的“人和”蓄力,可以分为他人的春风风人与个人的抱宝怀珍。

 

朱载堉其父朱厚烷,能书善文,食淡衣粗,精通音律乐谱。音律,是父子两人的共同爱好。从幼时起的耳提面命,到返国后的沟通启发,和父亲的学习和交流,令朱载堉受益匪浅。父亲高尚节操的言传身教,也对他的人格形成影响颇深。


1.gif

 

朱厚烷研究乐律别有心得,毫不循规蹈矩,他的教诲令朱载堉醍醐灌顶。

通过吹笙、抚琴,听音等试验,他们怀疑大名鼎鼎的三分损益法有所不足。父亲希望他能够找到一种新律法,可以回归转调、循环相生。

 

《律吕精义》乃臣父之遗志,而臣愚所述也。——朱载堉

朱载堉谨记遗志,潜心思考,对照古代各种律书,经过多年探索,终于豁然顿悟:如果抛弃三分损益法,音律甚至可以做到更加精准。

 

  • 人和:抱宝怀珍(已完成2/2)

朱载堉的成就,固然于前文所述因素有着不可剥离的关系,但是起着至关重要作用的还是他个人的突出品质。

 

心平,专注

王宫内的客观条件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朱载堉却在15岁那年就因为父亲的非罪而囚离开了王宫。

朱载堉“笃浓至性,痛父非罪见系,筑土室宫门外,席蒿独处十九年”,一下子就尝尽世间冷暖、世态炎凉。



2.jpg



逆境,使朱载堉达到了第一个“人和”,在十七年的静修中,放下曾经遭遇的不平,回归到一颗平和的内心,这对于他追求天人合一、和谐共鸣的音律律法的研究极为有利。

 

枕典,席文

土屋寒破,幽居的17年里,唯一让他能有所寄托的就是读各种各样的书:数学、历代天文历法、律书、乐书等等。

在朱载堉的成长阶段,曾深深受到何瑭等前辈的著作的影响和启发,例如“音律取决于声音,而不是律管长度。”

 


3.jpg



正是在照萤映雪的阅读积累中,不仅扩充了学识,也认识到开创新方法的开门砖是对旧限制的弃置。

 

发散,质疑

在寻找一种全新生律方法的过程中,对于一位跨越天文、历法、音乐、舞蹈多个领域的通才式人物,发散性的思维是得天独厚的优势。

朱载堉认为,历代的律家固守三分损益法,就像很久前,春秋时期的历法家认为一年有365又1/4天那样;三分损益法也就像一年365.25天一样,只是大概的数字,并不准确。

但是自从汉代以来千余年,人们因为怀疑四分之一度不准而不断修正。

经过朱载堉计算的1554年的长度值与今天计算的仅差17秒钟,1581年差21秒钟,准确性已经超过了 元代著名科学家郭守敬制定的“授时历”。

 


4.jpg



郭守敬

但在律法上,二千年来人们却从来没有正式怀疑三分损益法,时间越久人们对其越是恭敬,不敢越雷池半步。

研究律法和历法的人别无二致,历法可以不断进步,而音律却原地踏步,不应该有这样毫无道理的差别。怀疑是科学进步的驱动力。朱载堉认为只要有质疑精神,同样可以把音乐计算得像历法一样精准。

 


5.jpg



如果把音律和历法对比来说,从冬至出发,经历12个中气(二十四节气中每月的第二个节气),正好过去了一年。在音律上,从黄钟音开始,逐渐缩短律管长度,当管长减小到黄钟音律管长的一半时,刚好经历了十二律,音调变大了两倍,回到了清黄钟音。这12个相邻的律,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看作那12个节点。

如果能找到一种方法,就像均分一年的节气那样,把黄钟到清黄钟之间等分为12份。这样均分的音律体系,就可以从高音旋转到低音,又可以从低音旋转到高音,无论怎么转调都不会跑偏。

 

深尝,无止

朱载堉平生最大爱好正是数学。

 


6.jpg



他总是要固执地把数字的精度计算到极限。朱载堉相信,音乐生于数字,数字和音乐本是一家。既然历法家能够把回归年长度计算得分毫不差,他同样可以用数学把音律的比值计算得分毫不差。音律也不再是三分损益法用2/3,4/3得到的那些近似数值。

 

 

7.jpg



在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演算中,这些看似艰深的道理,完全可以用浅显的语言表达出来。在别人看似迂腐的乐律学问,却在他的数字下蜕去繁杂的外壳。





 

朱载堉取得这样的成就,绝不是一日之功的易举,一己之力的凑巧。

发明不能复制,却可以学习他个人的德才,化为己用。

 

尽管现如今对朱载堉及其发明“十二等程律”的地位得到了正名。作为近代科学和音乐理论的先驱,他的发明代表了明代自然科学与艺术科学的最高成就。

然而,在十二等程律诞生之初,朱载靖将他的理论呈进朝廷,却被统治者打入冷宫。在后续的百年间,也被束之高阁。与科技水平低、造不出诸如钢琴类乐器的现实也有关。

 


8.jpg



当然尽管“新法密率”受阻于封建陈腐之见,也没有应用到音乐实践中,尘封多年,但它在当时并不是没有留下痕迹,其理论依然影响了后代的乐律学家。

 

唯真、唯法、唯实的探求之路,道阻且长。

但,行则将至。

 

 

9.jpg


 

欢迎光临声学在线的科普基地

 

 -End-


本文由 声学在线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声学在线)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oundonline.org/2018/02/282.html



热文